水墨年华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水墨
搜索
查看: 109|回复: 2

四少试杀

[复制链接]

浪迹天涯

Rank: 1

UID
175
积分
1195
帖子
403
金币
255915 枚

风云哨|单场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三周年风云章出刀|单场烟花|单场水墨两周年庆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2016猴年纪念章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首场风云纪念风云顶图风云拈花|单场白.2016东方不败猫咪

发表于 2020-04-25 12:10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年是错过叶子了,起初是闷在家里,眼睛总盯着手机和电脑屏幕,每天看着机械的数字变幻,在心里增加些有的没的白色的恐惧。等到能出门,可以看到外面的叶子了,可窗外的世界分明已是春深处。
记忆里关于春天的叶子,总是与绿色有关,碧色的绿,鲜嫩的绿,深情的绿,清淡的绿,各色的绿仿佛天生带着一种生命的鲜活,让人目光所及处,皆是生命的舒展与柔软。前几日回老家,老家的菜园里最先长出来的是春韭,叶子鲜嫩透绿,忽然就想起夜雨剪春韭的句子,这春天,便在这一观一想里,匆匆复匆匆了。
其实若以季节来分,不同的季节里叶子都有不同的呈现,春天的叶子是充满生机的寻找,就如同寻一处适宜自己的港湾,顺着阳光一路攀爬,夏天是属于守护的,叶子与花两相守望,关于情感的主题在暑热里蔓延流淌,秋叶枯黄生气衰,秋天当是弥留着的珍惜,而到了冬天,叶子的宿命,除了四季常青的,大概就是魂归故土,化作春泥更护花了。
我最喜欢的是秋天的叶子,不占据春色,不招摇,风一来,叶子就珍惜着呼应。若是没有遇到合适的风,叶子就会把自己开成花的模样,竭尽生命最后的所能,让群山红透,让无数的春心,在秋天的况味里----此消彼长。
想起顾城的句子,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。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
关于叶子,关于生命,关于四季,关于风,很喜欢生命里自然的状态,总是想着所有的缘分也是如此,就如四季一般轮回,安静地生,轻轻地长,慢慢地,守护着自己的缘分,南来或者北去。
武侠和戏剧里的青衣,应该是指最原始的黑色,大概想到的描写会是着一位身着青衣的侠客,以朴素的色彩和赤热的心,行江湖侠义。他在有风的夜里行走,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,此时天空应该有几朵云,像是某个追随你的姑娘,她们皎洁的心思,仿佛透亮的月光,从云朵的背后悄悄探出头来,在整个夜色里满溢,照亮你前行的路。
现代的青,我更愿意归结为天青色的烟雨,深蓝,淡蓝,透亮的蓝。它们是春日里与春光并行的晴朗,是夏日里雨后虹彩的依傍,是秋日里天高海阔的向往,是冬日里,某一场因为眷念大地,急着要扑向你的白雪。
而天青色等烟雨,谁又在等你,那个姑娘,她把悠长的守望站成一幅画,回眸处,浅笑嫣然,让所有春光失色。
蓝是沉稳,是博大,是梦幻,是夜空中的满天星斗,它懂得凭栏人的心思,若是地上有人想起,它就在天上一闪一闪,在某个人的梦里,一亮就是很多年。

大约这种橘红的色彩,是最平常的色彩。
对这种色彩我是没有什么偏爱的,但是它是人生里不可或缺的暖,是太阳的色彩,象征着光明和温暖。是盈盈跃动的烛光,烛光的两旁,坐着一对璧人,亦或是某个心念远方的女子,她手执暗夜的剪,一次又一次,将光阴剪短,把思念拉长。
亦或,在行人渐去的路灯下,她孤单地走,但是她并不感觉寒凉和孤独,因为总有洁白的雪花,像是她早已期待的远方的信使,它们带着来自远方的思念,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飞舞旋转,某一刻落入她温暖的掌心,瞬间被一滴热泪融化。

浪迹天涯

Rank: 1

UID
175
积分
1195
帖子
403
金币
255915 枚

风云哨|单场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三周年风云章出刀|单场烟花|单场水墨两周年庆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2016猴年纪念章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帖数创新高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首场风云纪念风云顶图风云拈花|单场白.2016东方不败猫咪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04-25 12:1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
认识河生之前我是个很骄傲的人,终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我的身上长满了刺,平常我把它们收起来,穿上冰冷的外衣。一旦遇到挑战,这些刺便会立刻竖立起来,你不服,只管来战。

河生大概就是不服的那个,我跟她见面的第一天,她居然手里拿着我的钱包站在我面前,钱包里面有我男票的照片。

那天是一个周末,寝室里人不多,姑娘们都把懒丢在床上,在接到某个电话之后兴奋地对着菱花镜照呀照,抹了又抹,然后出去浪去了。

我才不去,那些连汗毛都没褪去的男生我怎么会看上。我喜欢的是彪哥。彪哥大我几岁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很帅,从那天晚上他从一群小流氓的手里把我护住我就喜欢他了。他有一群小兄弟,平时总喊我嫂子。第一次被他们这么喊,我脸有点儿红,彪哥看我难为情,就训他们,“什么嫂子,喊姐。”




我看到河生拿着我的钱包,心里就来气:敢拿我钱包,这是活腻了吧。我刚想冲她发火,看到她迎着我看过来的目光,我不知怎么就把想要说出来的话,咽下去了。

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,至今想起来依然觉得好看。就好像秋日的天空,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。

我正发呆,河生笑了:“你的钱包掉到床下了。”

我接过钱包打开看,还好,我男票的照片还在。钱应该也没少,我准备给彪哥的一千块钱,我哦了一声,就随手把钱包扔回床上。

扭头看河生还在。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“你还是把钱包收好吧,放床上容易丢。”

“要你管啊?姐就从来没丢过东西。”嘴里这么大声说着,我还是把钱包收了起来。那些钱我倒不在乎,我怕把彪哥的照片丢了。我太爱他了。





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,我还真没考虑过。大概就是看不见的时候想看见他,做梦的时候会在梦里梦见他吧。

所以我把彪哥的照片放在钱包里,想他的时候就拿来看看。但是彪哥一次也没进入到我的梦里。

相反,我只见过一面的河生,却在一个凌晨进入了我的梦里。




那段时间我睡得并不安稳,我有时会做莫名其妙的梦。我梦见我在一个荒无人烟的陌生地方奔跑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我好怕。我又恍惚看到彪哥的背影,他跟我隔了很长的距离,他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一直喊,他始终不回头。


但是白天,我时常跟彪哥见面,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聊天,我把攒下的钱交给彪哥,彪哥说不用,说他有的是钱。我有点儿惭愧,我攒下来的那些钱,是我平时省出来的,有时候我有罪恶感,因为母亲把这些钱递到我手里的时候,我能清楚地看到她鬓角新生出的白发。但是我真的喜欢彪哥,只要他能开心一点点,我就觉得我的一切付出都有价值。


跟彪哥分手的时候,彪哥漫不经心地把钱揣进了他的衣兜里,我的心才舒服了些。彪哥送了我一程,我让他先回去了。他说有事要忙,我不能耽搁了他。回宿舍的路上,我轻松地哼起来:让我掉下眼泪的,不止昨夜的酒。让我依依不舍的,不止你的温柔。唱了几句,我又觉得不好,这歌太悲了,不适合现在的我。我有彪哥,应该很开心。


可是晚上我又做梦了,我又梦到一个人在孤独地奔跑,四周没有一个人。我吓得大声喊,恍惚着有一个女孩儿靠近了我,一直喊我:阿菁,快醒醒。


阿菁是我的名字。我生在秋天,我家菜园里种了很多韭菜。那几天奶奶说想吃韭花酱,妈妈那几日就是预产期。可能是闻到了韭菜花的香气,我急于来到这个世界,当时妈妈在韭菜地里一阵腹痛,不久我就降生了。


我出生后,奶奶看着白白胖胖的我说这孩子是不是馋吃韭花酱了,就叫阿韭。女孩子叫阿韭这是有多难听,后来还是我读书的小姑给我查了个名字,说菁就是韭菜花就叫阿菁,这名字我喜欢。


果然,我喜欢吃韭菜,见了韭菜就像小猪崽一样。小时候时常喊着妈妈包韭菜饺子。妈妈拿着镰刀去菜园里转一圈,割一把韭菜回来,我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饺子。后来我认识了彪哥,彪哥带我出去吃烧烤,每次都给我点烤韭菜,彪哥很爱我。


但是我不静,我生性好动,小时候就上房子上瓦,没有安静的时候。奶奶有一次偷偷把我从高高的梯子上抱下来放到地上,望着一溜烟儿又不见人影的我就叹息:这孩子像个猴子,哪里有半点静。


我是菁,不是静。奶奶真是什么都不懂。

五、


我睁开双眼从梦中醒来,迷迷糊糊看到河生正趴在我的床前。我一下子坐起来,问她:“什么事?”

河生张了张嘴,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。

“快说,姐困着呢。”说完我又要躺下。

河生赶紧拉住我,犹豫着道:“你有钱不?借我点。”

河生从没跟我说这样的话,我猜她遇到了什么事情。姐脾气暴但心肠软,见不得河生这样。虽然刚把钱给了彪哥,手里剩下没多少。

“需要多少?”

“你有多少全借给我。”

我把剩下的八百块掏出来递给河生。

河生说了声谢就匆匆跑开了。

再见到河生的时候,她眼睛红肿着,显然哭过。

我把她喊过来问她怎么了,她摇头说没事我便不再问。我不是一个惹人讨厌的人,她如果想说,认为我们之间够交谈的情分,她自然会说。

一连两天,河生都跟往常表现一样。每天按时上课,认真听讲,回来就把笔记给我让我对照。

河生学习很用功,成绩总是年级里优异。我懒惰,学习马马虎虎,总觉得大学跟以往不同,以前辛苦学习常熬夜,现在混到毕业就行了。有几人能凭借学习混到工作。再说了,我有彪哥,将来做什么工作还要听他的。

两天后,我们正在教室里自修,外面有人喊河生出去,我也跟了出去。

喊河生的是个胖女人,看说话的样子很凶,咄咄逼人。河生站在一边也不搭话,表情冷漠。

我走上前问怎么回事。河生拦住了我说没事。

女人骂了一通之后走了。

河生转身要走,我把她喊住了“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?”

“她是我妈,我弟病了。我给弟弟买了药和吃的东西,她发飙。”

河生淡定的说。

“病了怎么不去医院,买药吃不行?”河生的话让我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她是我后妈。”

“那你爸呢?”

“他死了。呃。。。借你的钱我慢慢还你。”

“不用还了。”

一时间我竟不知说什么了。我很想安慰她,但是这个时候的安慰未免有些太小孩子气。

所谓幸福,有时候注重的不是有多少钱,而是有没有一个幸福的家。我是从小吃韭菜花长大的农村人家的孩子,但是我的爸爸妈妈相处和睦。我跟哥哥一直生活在爸爸妈妈温暖的羽翼下。

眼见河生这样,我内心感慨,都说世人平等,怎奈各有各的命运。我也更加体会到金钱可有可无和睦难求。

河生回教室去了,我一个人在教室外面想了很多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浮光略影

Rank: 3

UID
915
积分
14020
帖子
4125
金币
586899 枚

建设勋章相约水墨兰若私章2016六一儿童节白の戒指白.2016悠悠听雨投票机|风云首届诗词风云水王一级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诗词章。风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2020|七夕橙子私章风云蜜|单场风云拈花|单场总结|单场甜蜜情侣|单场水王|单场小强|单场墨冤(喊冤章)|单场出刀|单场

发表于 2020-05-04 09:3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(杀)水墨年华第54届风云【人不彪悍枉少年】 路人丙BH钻研生物

看着雨欣走进电梯等她房间的灯光亮了我才转身离开,这要是在以前我怎么也要把她送上去,每次见雨欣我总想抱抱,电梯里没人我肯定要亲她几口。可是现在面对雨欣我这样的冲动几乎没了。是太熟悉了生厌了?还是我喜欢别人了?我为这样的自己惭愧,可我并不是见异思迁的人,我并没喜欢别的女孩,自从认识雨欣之后,我就几乎断了与所有异性同学的联系,我发誓我周围方圆十里之内除了雨欣再没任何雌性荷尔蒙的存在,甚至买鱼我都跟老板说坚决不买带鱼籽的,这么忠诚的我怎么就不行了。事情还得从我请晓雅看电影说起……
看电影东窗事发后雨欣就不理我了,她从我这里哭着跑了,一连好几天都躲着不理我。我给她打了无数次电话她也不接,我去她家里找她,雨欣妈妈给我开的门,上来就问我把雨欣怎么了,说她天天哭,饭都不吃……一瞬间,我觉得心疼、肝疼,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,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----苍天,我就是那么一不小心跟女同学去看了电影,我真不是故意搞事的。
是个男生就知道讨好女友是恋爱成功的葵花宝典,绞尽脑汁投其所好是恋爱致胜的唯一出路。这片子的票特别难买,因为这片子雨欣特别喜欢,我愣是一夜没睡才淘了这两张,我还提前问她有没有时间,等我好不容易搞到了,雨欣却说工作忙让我随便找个人一起去看。我当时失落极了,像一只鼓起来的气球正以光的速度飞速旋转,忽然就被一根刺扎到瞬间滚到臭水沟里去了。我一整天都无精打采,我爱雨欣,雨欣不去我肯定也不去,我正准备把票扔了,忽然听到有人喊我。喊我的是晓雅----我一高中哥们:性别女爱好女比男生都男生,她一把把票抢去,瞪大眼睛说扔了可惜,要我把票给她,说有一个世纪没看电影还发神经要我跟她一起去,你妹,一个世纪你早入土,哥被你祸祸也要入土了。
我当时一定是鬼迷心窍,可能是她谈话时提的同学名单,我脑袋一热就跟她走了。在电影院坐下的一瞬间,我全身都冷了----完了我死定了。就算女同学再彪悍她也是女生,我怎么能跟“女”同学一起看电影呢?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我这罪孽深重啊,一失足眼看“爱”节不保,我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。电影我哪有心思看,只觉得时间分秒都难熬屁股底下如坐针毡。
好不容易看完电影我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,出了电影院的门我不停在心中默念,我要把这两个小时从我的记忆中抹去。回家后我绝口不提看电影的事,只跟雨欣说我把票扔了,雨欣直说可惜跟我嘟哝着这票来得不易,说再不济也可以送人。我哪里还敢搭她的话,赶紧换个话题就希望她赶紧把这页翻过去。但是后来雨欣还是知道了,还是晓雅这大嘴巴跟她说的,我真想抽她。我就感觉天塌下来一半多,我正在奔赴地狱的路上,我对雨欣的眼泪丝毫没抗体,她一哭我就瘫了登时六神无主。
那天如果没遇到晓雅,说不定我跟雨欣就不会有后来许多事,可能现在我还揽着雨欣的腰,我把雨欣送过去,雨欣又把我送回来,我们来来回回走在我家跟他家这条路上,雨欣忽然停下看着我说:爬爬你真美!我傲娇地迎上去,吻着雨欣的唇----哥才不是美,哥是帅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水墨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水墨热帖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水墨年华

GMT+8, 2020-9-19 00:4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