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墨年华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水墨
搜索
查看: 135|回复: 3

李安然试杀

[复制链接]

游客

UID
2721
积分
383
帖子
126
金币
52460 枚
发表于 2020-04-25 14:5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已经很久不玩风云了,风云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记忆。关于这个记忆有多深刻,我想,这大概是一个难以解释的话题。当记忆重新回到七八年前的时候,仍旧记得那年那月,有喜欢的人,有刻骨的人,有陪伴的人,也有擦肩而过的人。经年之后回眸,原来我们都不过是过客。

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梦想,我想将来我要等到的那一半啊,一定会是能陪我一起下场子玩风云的人。那时估计还很稚嫩,满脑子的不合时宜。现在看看,竟然有别样的意思在里面。

前些天跟友人闲聊,说起当初的一桩憾事,记起来的时候心中仍旧有一种灼烧的痕迹。我只是劝慰她,没有过多的去辩解。有些事情,心知肚明就好,时过境迁,我们再也回不到当初的岁月了。时光若是真能够回首,谁又能保证是不是重现了今日的事情了。只要你过得好,虽然一点都不实际,可是却是最真诚的祝福。一如当初遇见的时候对你的青睐。

也许你不会知道,对于那些回眸,心中歉意始终不曾少过你半分。并不是因为距离,而是过于迟钝,才觉得在局中的人依然是那么迷茫和怅惘。

时光如水,七八年的光阴转瞬即逝,看着年龄的慢慢累积,心中竟然泛起了许多无力感。就这样平和地度过挺好。没有太大的波澜,也不要拥有太多的遗憾,轻飘飘的,小心翼翼的保护好自己的生活。看着老一辈渐渐老去,看着新生一代茁壮地成长,见证,也许仅仅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。

平庸倦怠的日子过久了,每个人都会觉得很累,但是不要太难过。真要来了暴风骤雨也许又不是你能够应付的了,我们都要保定自己的信念,踏实自己的旅途,一步一步走向既定的轨迹。只希望在自己年老的时候,别被剥夺记忆,想那斑斓多彩的记忆深处,仍旧有当初青春靓丽的背影。

藏于面具之后,看着你们在舞台在上面起舞,座位一个看客,或者是过客,感叹未必是来的太晚,人的灵魂深处,谁又能够真正看透,知道里面存在的真意。不过,在这带上面具的后面,看见有些人陶醉其中,有些人自得其乐,有些人独自起舞,也未尝不是一件可乐的事情。

我们念生于此,我们即将过去,我们都不会因为执念要停留,自始至终我们都会是匆匆的过客,只是现在还来得及停留一下而已。


浮光略影

Rank: 3

UID
915
积分
14020
帖子
4125
金币
586899 枚

建设勋章相约水墨兰若私章2016六一儿童节白の戒指白.2016悠悠听雨投票机|风云首届诗词风云水王一级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诗词章。风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2020|七夕橙子私章风云蜜|单场风云拈花|单场总结|单场甜蜜情侣|单场水王|单场小强|单场墨冤(喊冤章)|单场出刀|单场

发表于 2020-05-04 09:3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(医生)水墨年华第54届风云【人不彪悍枉少年】网吧老板BH经历死去活来

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不是为了圆满,而是尽量让自己能够不那么不圆满。对我的现状而言,这场修行似乎还没有开始。
        我是个医生。一个技术一般,医德一般的医生。也许有些人在看到这样话的时候,就给我下了无数的定义。如果我能够反驳,我只想跟他们说,好好地过好自己,一般就行,别太勉强。
        我几乎从来想过自己要做医生,虽然我不晕血,但是也不代表我能够用手术刀去肆意地切割人类的肉体。很多的时候,慢慢就习惯了,这样一句话就能概括一切。你只能且必须做医生,我的命运就源自于这一句话。
        大学的时候,学业一直是跌跌撞撞的度过,有过挂科,但是幸运的补考过了,有过申请奖学金,也毫无例外的落选了。甚至就连论文毕业都可能只是导师“法外开恩”。
        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,导师问了一个问题,如果才能做好一个医生。
        要有崇高的医德,要有坚定的信仰,要有果敢的决断,还要有一颗大爱世间美好一切的心灵。
        我背过很久,也记得很牢固。临到嘴边竟又鬼使神差的变了。
        我并不想做医生,如果以后能有更好的去处,我也不会去做医生。做医生只是一个老父亲对自己儿子命运的担忧,他希望他的孩子能够安稳,能够圆满。所以很遗憾,我并没有崇高的医德,也做不到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。我只能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规矩地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逾矩,不越界。医生是个有底线的职业,我相信我能不越过底线。
        我仍旧没有更好的出路,于是还是做了医生。技术一般,不拔尖,跟得上水平;医德一般,从来不是先进个人,也没有受到过批评。也许很多年之后我垂垂暮矣,仍旧是个半吊子医生。没关系,我的生命过程不需要辉煌。
        圆满的人生不应该有辉煌,当我开始在生活中修行的时候我便这么想。后来我感觉可能错了,因为辉煌有时仅仅属于一个人。
        我结婚了,生孩子了。我爱自己的孩子,无比热爱,我爱自己的家,可以付出一切。
        可是人生从来不会按照预设的轨迹去前行,总会或多或少的偏离那么一点点。不多,就是一点点,甚至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涟漪。然后,我想那定然是我生命中的辉煌。
        不记得的那年那月,不是相遇的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从未说起,从未开始,也不会有结束。
        就像但是“啪”地盖下一个章子一样,尘埃落定。那个人,我很喜欢。
        仅仅就是喜欢而已,不会多不会少,不会过分,只会在岁月中流淌。


(特别注明:老中医施救本轮烟花的光明弹或暗黑弹无效,烟花为大;救重贴,抵一贴,被救玩家半票进入下一轮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浮光略影

Rank: 3

UID
915
积分
14020
帖子
4125
金币
586899 枚

建设勋章相约水墨兰若私章2016六一儿童节白の戒指白.2016悠悠听雨投票机|风云首届诗词风云水王一级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诗词章。风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2020|七夕橙子私章风云蜜|单场风云拈花|单场总结|单场甜蜜情侣|单场水王|单场小强|单场墨冤(喊冤章)|单场出刀|单场

发表于 2020-05-04 09:3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(医生)水墨年华第54届风云【人不彪悍枉少年】网吧老板BH经历死去活来

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不是为了圆满,而是尽量让自己能够不那么不圆满。对我的现状而言,这场修行似乎还没有开始。
我是个医生。一个技术一般,医德一般的医生。也许有些人在看到这样话的时候,就给我下了无数的定义。如果我能够反驳,我只想跟他们说,好好地过好自己,一般就行,别太勉强。
我几乎从来想过自己要做医生,虽然我不晕血,但是也不代表我能够用手术刀去肆意地切割人类的肉体。很多的时候,慢慢就习惯了,这样一句话就能概括一切。你只能且必须做医生,我的命运就源自于这一句话。
大学的时候,学业一直是跌跌撞撞的度过,有过挂科,但是幸运的补考过了,有过申请奖学金,也毫无例外的落选了。甚至就连论文毕业都可能只是导师“法外开恩”。
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,导师问了一个问题,如果才能做好一个医生。
要有崇高的医德,要有坚定的信仰,要有果敢的决断,还要有一颗大爱世间美好一切的心灵。
我背过很久,也记得很牢固。临到嘴边竟又鬼使神差的变了。
我并不想做医生,如果以后能有更好的去处,我也不会去做医生。做医生只是一个老父亲对自己儿子命运的担忧,他希望他的孩子能够安稳,能够圆满。所以很遗憾,我并没有崇高的医德,也做不到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。我只能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规矩地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逾矩,不越界。医生是个有底线的职业,我相信我能不越过底线。
我仍旧没有更好的出路,于是还是做了医生。技术一般,不拔尖,跟得上水平;医德一般,从来不是先进个人,也没有受到过批评。也许很多年之后我垂垂暮矣,仍旧是个半吊子医生。没关系,我的生命过程不需要辉煌。
圆满的人生不应该有辉煌,当我开始在生活中修行的时候我便这么想。后来我感觉可能错了,因为辉煌有时仅仅属于一个人。
我结婚了,生孩子了。我爱自己的孩子,无比热爱,我爱自己的家,可以付出一切。
可是人生从来不会按照预设的轨迹去前行,总会或多或少的偏离那么一点点。不多,就是一点点,甚至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涟漪。然后,我想那定然是我生命中的辉煌。
不记得的那年那月,不是相遇的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从未说起,从未开始,也不会有结束。
就像但是“啪”地盖下一个章子一样,尘埃落定。那个人,我很喜欢。

仅仅就是喜欢而已,不会多不会少,不会过分,只会在岁月中流淌。


(特别注明:老中医施救本轮烟花的光明弹或暗黑弹无效,烟花为大;救重贴,抵一贴,被救玩家半票进入下一轮)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浮光略影

Rank: 3

UID
915
积分
14020
帖子
4125
金币
586899 枚

建设勋章相约水墨兰若私章2016六一儿童节白の戒指白.2016悠悠听雨投票机|风云首届诗词风云水王一级创字章:人数创新高诗词章。风水墨四周年风云纪念2020|七夕橙子私章风云蜜|单场风云拈花|单场总结|单场甜蜜情侣|单场水王|单场小强|单场墨冤(喊冤章)|单场出刀|单场

发表于 2020-05-04 09:3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(医生)水墨年华第54届风云【人不彪悍枉少年】 十三太保BH今夜死去活来

阳春三月,莺飞草长。春意把京陵城郊野外染得红绿相间,尽显盎然生机。这正是出门踏青的好时节。
不管是前往城南的燕子洲的途中,还是在通往城东的华严寺的路上,沿途到处都是车马成群。三五成群的士子少女一路谈笑,络绎不绝。城郊周边一片热闹景象。
与京陵城外的其他地方相比,城西的青阳山就冷清多了。除了山脚下有些按时劳作的农人樵夫,几乎没有士子千金在此处游玩赏景。
并不是因为这里风景不够优美,恰恰相反的是,青阳山景致别具一格。山虽高而不陡,幽深而不险峻。山上既有柳暗花明的通幽小径,又有一览京陵美景的高陵平地。雨后初霁,更有云雾缭绕山中,如临仙境。也不是因为山中有凶禽猛兽,恶贼强盗。大奉朝立国百年,早已根基稳固。不说其他地方如何,这里属于京畿重地,任是再胆大的蟊贼也不敢在此造次。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人望山却步,没有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由于人迹罕至,去往山中的小径边上早已是杂草丛生。再加上两旁森森古木的遮挡,小径路面更是阴冷潮湿,苔藓遍地。阳光透过丛丛树木照射下来,在路上投下斑驳离奇的影子,更是显得山中冷峭寂寥。
少女头挽双平发髻,垂落的长发平贴在后背的襦裙之上。随着前行步子引起身躯的起伏,不时有几缕青丝俏皮地绕过肩头,轻拂着洁白而青稚的脸庞。少女双手轻提浅绿裙裾,小心翼翼地向前抬足,“阿妍,慢点走,你不是说已经熟悉了京陵的游玩之所吗?怎地越走越冷清啊,都走了大半天也不见个人影...”
阿妍年纪看上去还要小一些,超前了少女三五步,也是走得气喘吁吁,两个羊角辫一颤一颤地回着话:“xiaojie,我当然是熟悉了,燕子洲的春望楼可是有五层楼高,收藏着历朝著名士子叹诵文章;华严寺也不错,有个叫明亮的和尚还烧了几颗舍利子供奉在里面...”
阿妍说到这里,少女已经顿住脚步,双手叉腰,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阿妍,平时让你多读书,你非要去摆弄那些胭脂水粉。那得道僧人明明是叫行亮,圆寂之后留下的舍利子。京陵风俗志写得清清楚楚,你的‘熟悉’莫不是就是听了些风闻吧。”
少女取笑起来,语气丝毫不带埋怨之意,看得出平素与丫鬟关系极好。阿妍反倒有些较劲了。“女孩子家的又不能去考取功名,读那么多书干什么。我的姚家大xiaojie,你可慢慢想着亮不亮的,我要先上去了。”
“别啊,”姚家少女心下着急,赶忙移步上前,一不小心踩在长着青苔的石阶边上,脚底一滑,整个人“啊”的一声向后倒去。阿妍听到叫声,赶紧回头张望。少女的喊叫声已经戛然而止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水墨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水墨热帖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水墨年华

GMT+8, 2020-9-19 00:4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